健康频道 >> 药监与用药 >> 正文

    小伤口莫用香灰烟丝敷 粉剂止血不如压迫止血

    2014-07-28 11:39:31 来源:广州日报 编辑:康康
      ●对于患者来说,最好的止血办法是压迫止血
      ●红、紫药水已遭临床弃用,万花油、双氧水等各有所长
      日常生活中,磕磕碰碰总是难免的,轻者破皮,重者可能伤筋动骨或血流不止。受伤后,小伤口该如何处理才靠谱?医学专家指出,要避免对伤口造成“二次伤害”,就要实事求是,遵循科学原则,根据伤口的分类,谨慎处理。
      止血:   
      粉剂止血不如压迫止血
      意外受伤了,如果伤口较小,流血不多,有些老百姓随手就抓一把香灰、烟丝、炭灰甚至泥沙等撒在伤口上。对此,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急诊外科朱颉医师说,如果单从止血的功效而言,这些物质确实能够有效,因为这些细小的物质有吸附的功能,在流血、渗血的部位能够吸附渗液,并且刺激局部小血管收缩,起到暂时的止血效果。
      但是,香灰、烟丝、炭灰等物品,含有大量的细菌,容易导致创面受污染,引起感染。而且如果用上述这些物品止血,病人来院处理时,医生还要清洗创面,清除异物才能进行止血和缝扎,这些微小颗粒增加了医生清除的困难。
      对于患者来说,最好的止血办法是压迫止血。方法是在出血处的近心端(一般在伤口上方),根据出血部位和大小,用手掌或手指压在有关的动脉上,使动脉在手与骨之间压瘪,以阻断血流而达到止血的目的。这种方法迅速有效而且不会带来伤口感染等风险。
      覆盖渗液伤口:
      用高分子抗菌膜好过纱布
      如果意外受伤流血,可以马上用干净的纱布覆盖在伤口上,适当加压包扎止血,避免加重感染,然后尽快前往医院就诊。如果身边确实无法找到干净纱布,那么可以选择相对干净的毛巾压迫。
      如果是比较浅的皮外伤,无需送院治疗,可在家里先用生理盐水清洗,没有生理盐水的可以用煮开摊凉的温开水或凉开水清洗,把泥沙、衣物纤维等污物清洗掉。有条件的可以选择浓度低的安尔碘、碘伏、新洁尔灭、洗必泰等消毒剂,清洗完后,如果渗面没有明显的渗血,建议伤口暴露,这样更容易愈合。
      需要强调的是,用纱布包扎不适合有渗液的伤口。因为渗液会渗入纱布,新生的组织也就容易长到纱布里。换药时,撕下纱布就等于撕开新生组织,非常疼。
      如果确实需要覆盖伤口,可以选择喷雾型的高分子抗菌膜,它喷出来的是肉眼看不见的高分子,直径与细菌的直径差不多,喷洒在皮肤的表面,能够有效阻挡细菌。头面部的伤口,则可以选择医用胶,直接涂上不用缝合便可以止血,使用非常方便。
      伤口消毒剂:
      红药水、紫药水已被弃用
      轻微擦伤、划伤引发流血,该选择哪种消毒剂给伤口消毒呢?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药学部陈楚雄副主任药师表示,民间习惯用的“红药水”、“紫药水”已被弃用,而口碑好的万花油、酒精、双氧水等,也并非万用灵药。
      红药水:红药水即红汞,曾经被广泛使用,但现在已被各大医院所淘汰。这是因为红汞的穿透力很弱,只有较小的抑菌作用,有机物和碱性环境都会降低其作用,消毒效果并不可靠,而且含有重金属汞的有机化合物,对人体有毒,尤其不能使用红汞去消毒大面积伤口,很容易造成汞中毒。此外,汞过敏者也不能使用。
      紫药水:由于其杀菌力强,有较好的消炎作用,还有收敛作用,一直被认为是一种刺激、无毒性的皮肤黏膜消毒剂。但是,由于近年来发现龙胆紫是潜在的致癌剂,因此也被临床医生所抛弃。
      万花油:万花油含有类似于精油的挥发性物质,涂抹在皮肤上后,物质挥发可以带走大量热量,引起皮肤温度下降,使得血管收缩,达到消肿止痛的目的。因此,万花油可用于治疗跌打损伤、扭伤、轻度水火烫伤,但它不能用于破溃的伤口。
      酒精:酒精只能杀死细菌,而对芽孢、病毒等无杀伤效果,所以只能进行皮肤表面的消毒,如针灸等简单消毒。对于外伤方面的消毒它具有一定的局限性,不适宜用于较大创口及伤口内的消毒,眼、鼻、口等黏膜部位的消毒,慢性炎症及深部化脓性皮肤的消毒等。
      碘酊:碘酊是碘伏与酒精的混合溶液,相对酒精消毒效果更好,但由于它含有酒精成分,酒精的禁忌症它同样拥有,而且擦涂后需要用75%的酒精进行脱碘处理。
      碘伏:它比酒精消毒范围更广泛,比碘酊对皮肤的刺激性更小,安全性更高,因此,在临床实践及家庭中应用更为普遍。但需注意的是,它与碘酊一样不可与红药水同用,因为红药水里的汞易与碘发生化学反应生成碘化汞,对皮肤具有腐蚀性和毒性。
      双氧水:双氧水的安全性较高,且杀菌后剩余物为水,不会产生二次污染。但它消毒效果一般,对于有创皮肤的处理,可以先用双氧水清洗,再用其他消毒用品做二次处理。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在应用双氧水时要严格控制浓度,否则会引起局部皮肤烧伤。(记者任珊珊 通讯员梅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