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频道 >> 焦点 >> 健康焦点 >> 正文

    [深度]唱衰中国疫苗,西方有什么算计

    2020-12-04 09:25:02 来源:环球时报 编辑:康康

      进入12月以来,欧美国家对新冠疫苗的态度有了明显不同,甚至有的还将其看成是“新冠肺炎疫情阴霾中出现的一线光明”。英国2日宣布批准使用美国辉瑞制药有限公司和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BioNTech)联合研发的新冠病毒疫苗,成为全球首个批准该款疫苗的国家,《纽约时报》将其定义为“开启一场在现代医药史上鲜有先例的疫苗接种行动”。而此前美国辉瑞、莫德纳以及英国阿斯利康相继公布其新冠疫苗的三期临床试验数据,也让不少欧美媒体显得很兴奋。与此同时,由于尚未有中国企业或团队公布疫苗的三期试验数据,这也引来一些西方舆论的质疑,称中国的疫苗研发缺乏“透明性”。俄罗斯总统已下令在下周结束前开始在全国大规模接种新冠疫苗,但此前西方舆论对俄疫苗的态度也是猛“踩”。这种对新冠疫苗厚此薄彼的态度,自然引起相关领域专家和各国一线医务工作者的反感。

      有褒有贬,才能“名利双收”

      “辉瑞疫苗成功得益于特朗普打造的‘公私合作关系’。”美国副总统彭斯11月初的这番夸奖,显示出欧美政治人物对西方疫苗研发的情有独钟。随后欧洲多国领导人纷纷道喜,欧盟还宣布会签约购买辉瑞3亿剂疫苗。当然,在追捧辉瑞疫苗是“在疫情和经济寒冬中的救命稻草”“刺激美国经济”等言论中,也有《纽约时报》等媒体质疑“市场对辉瑞疫苗的反应是不是有些过度”。

      “全球疫苗竞赛达到顶点,但在其有效性之争定论前,可能没有赢家。”俄罗斯《生意人报》12月1日的文章称,俄“医学中心”主任季马科夫认为,欧美企业研发的疫苗“如此出色”是不可能的,完全是在夸大,也许是为了其股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大幅上涨。

      无论是政治人物的需要,还是股票市场的需要,对于为什么欧美疫苗的进展这样抓人眼球,很少有西方舆论去回应这些猜测,但他们对中国疫苗的关注却是多重角度。“与西方领先者不同,中国的疫苗制造商尚未公布其第三阶段临床试验有效性的数据,也没有多少现成的科学信息。”这样的质疑近日在一些欧美国家媒体上不断出现。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11月29日报道称,“中国的疫苗可能在发展中国家具有‘吸引力’”,而且中国尚未公布多少有关其国产疫苗的数据,这种做法被认为是“不符合常规”。来自澳大利亚的传染病专家戴尔·费舍尔还表示,此举在西方将“不可接受”。

      在西方,还有一种声音:“中国在早期就将其国内新冠肺炎疫情粉碎,因此丧失了在国内测试其疫苗的机会”,相反,美国肆虐的疫情反而使美国更快地得到有关疫苗效力的信号。密切跟踪新冠疫苗研发进展的流行病学家、美国疾控中心前驻中国主管Ray Yip表示,“如果中国有许多病例,按说中国可能已比其他国家提前完成(疫苗)效力测试。”他近日还表示,“中国的中产阶层或许更倾向于接种来自一家著名外国企业的疫苗”,“由于频发丑闻,他们对中国国产疫苗的自信度相当低”。美国《科学》杂志报道说,阿斯利康和辉瑞都已达成与中国制造商生产其疫苗产品的协议,而Ray Yip预测说,“它们与国药集团、科兴生物和康希诺的销量将是10∶1,而且它们的价格将是(后者的)的10倍”。

      美国《科学》杂志11月25日刊文称,“中国的疫苗努力正在沿袭一条迥异于美欧的路线”。西方大多处于领先地位的疫苗都依赖基因工程病毒载体、人工合成蛋白质和RNA片段等“时髦”技术。相比之下,中国4种领先的候选疫苗中有3种正在使用一种不再流行的“中坚技术”:可追溯至上世纪30年代第一种成功的流感疫苗的灭活病毒技术。

      从技术角度的质疑同样落在俄罗斯疫苗身上。莫斯科国立大学教授西多罗夫近日表示,为贬低俄疫苗,一些西方专家声称,俄用于测试和生产疫苗的标准低于西方。从西方国家对俄施加的政治压力就是想让俄变得更弱、更落后,在疫苗领域 它们也正在奉行类似的政策。同时,西方批评俄罗斯疫苗也是为了欧美制药公司的利益,“如果在这场竞争中获胜,它们就将占领世界大部分市场,名利双收”。

      俄罗斯学者在参与“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有关“争夺市场:为什么西方国家不急于承认俄‘卫星V’疫苗的有效性”这一话题节目时表示,出于金钱和政治利益考虑,西方国家并不愿意承认俄疫苗的优势。俄罗斯Finam Group公司分析师科列涅夫表示,尽管西方国家的疫苗可能也存在缺陷,但它们急于宣布自身在疫苗开发方面取得的成就。

      “说美国赢得比赛还为时过早”

      多位国内外相关学者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提到,欧美几款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从数据上看都不错,但还有一些关键问题尚未解决,如:疫苗的保护能持续多久?疫苗会导致严重的疾病和并发症吗?接种疫苗的人还能携带和传播病毒吗?疫苗在老年人中的效果如何? 美国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陈希分析说,由于最近欧美疫情愈发严重,所以民众对疫苗产生了巨大期待,“似乎在隧道尽头看到了灯光”。但实际上,目前美国的疫苗供应相当有限,只能优先为医务人员和养老院人群接种,无法帮助大量的人,从短期看,这种期待可能过高了。

      在国内疫苗专家陶黎纳看来,历史上mRNA疫苗还从未被大规模使用过,而辉瑞和莫德纳都选择了这样的技术路径。疫苗真正得到大规模使用后,一旦出现严重的副作用甚至死亡案例,可能会造成巨大的影响。一些美国媒体也提到,外部科学家尚未审查相关试验数据,而且疫苗在现实环境下的表现也可能不如在临床试验中的效果好。

      从研发过程看,中国并行推进灭活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重组蛋白疫苗、核酸疫苗、减毒流感疫苗等5条技术路线研发,其中陈薇院士团队、国药集团和科兴研发疫苗的一、二期临床试验进度都在国际上排名靠前。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2日在北京调研时提出,要继续科学严谨推进疫苗三期临床试验,做好大规模生产准备和研究制定疫苗上市后的接种分配方案。

      从技术角度分析,陶黎纳认为,中国依然与美国在疫苗研发赛道的同一位置。中国的多款灭活疫苗虽然相比mRNA疫苗技术更传统,但可以说是“久经考验”,在安全性、显示可操作性上存在优势。他强调,对疫苗的评价要全面、科学,灭活疫苗是一种保险的选择,对运输条件要求相对较低,而且中国的技术路线是多元、同步的,未来拥有巨大的空间。

      在欧美,也有对全球疫苗发展态势相对客观的声音。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中国的灭活疫苗将比辉瑞公司的疫苗更容易在较贫穷的国家分发,后者需要昂贵的冷冻生产和储存环境以及配套运输网络。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认为,中国疫苗在巴西遇到的问题实际上可能会强化一种观念,即中国对疫苗的安全性很重视,“现在说美国赢得了比赛还为时过早”。

      一位不具名的国内免疫学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由于中国国内病例数太少了,不具备开展大规模临床三期实验的基础,所以三期临床试验基本都在国外进行,一定程度上对试验进度缺少主动性、把控力。除早前的巴西、阿联酋等国,土耳其、墨西哥、智利等区域大国近期也和中国相关企业签署了疫苗购买合同。11月底,印尼食品药品监管局负责人表示,将把批准紧急使用科兴疫苗的时间推迟到明年1月底,希望届时能得到在印尼进行的试验的中期结果。相关专家认为,这或许与中国疫苗尚未公布三期试验结果有关,但只要中国及时公布数据,再通过“新冠疫苗供应计划(COVAX)”的检验分发,国际社会会对中国疫苗有更客观和综合的评价。陈希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目前,全球大部分地区还受疫情影响,解决这一困局需要多款疫苗,辉瑞、莫德纳、阿斯利康的疫苗是远远不够的。而且,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需要的是价格便宜、保存运输方便的疫苗,这给予中国疫苗很大的空间。

      部分西方舆论还将对中国疫苗研发的攻击指向“紧急接种”。上月18日,国药集团已对外宣布,在新冠疫苗的紧急使用方面,国药集团现在已经在近百万人身上进行使用,没有接到一例严重不良反应的报告,只有个别的有一些轻微症状。国药集团旗下有两款在研新冠灭活疫苗,分别由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所属的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和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推进。从事涉外工作的李先生此前参加了中国生物的疫苗紧急接种,他对“中产阶级不选用国产疫苗”的说法并不认可。李先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相信国产疫苗安全性是没有问题的,他和一些外派人员都接种了国产疫苗。“我的很多同事都选择接种疫苗,我也相信它能够提供保护”,李先生说,他也了解到有外国媒体和专家质疑中国规模较大的紧急接种,“我认为这种说法一定程度上有政治因素的影响,有关部门一定是经过严格检验,才会决定开展紧急接种。如果中途出现问题,也会采取相应措施。”

      美国艾奥瓦大学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教授斯坦利·珀尔曼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即使观察期更短,只要对安全性和有效性进行了严格的监控,疫苗的紧急使用授权就是值得做的。

      “有效性比来源更重要”

      目前,一些富裕国家已提前锁定疫苗,直接与药厂和疫苗研发团队签订协议。根据花旗银行的统计,发达国家已共同获得新冠疫苗双边预购总量的85%。而据俄《生意人报》报道,在俄市场不太可能出现欧美公司研发的疫苗。

      部分西方舆论对欧美中俄新冠疫苗厚此薄彼的态度也影响到一些国家。目前,牛津疫苗是巴西联邦政府唯一拨款的疫苗。而圣保罗州政府一直支持布坦坦研究所与中国科兴公司联合开发的科兴疫苗,且强调“科兴疫苗的三期临床试验被证实是安全的”。目前,首批科兴疫苗已抵达该州。《圣保罗页报》等巴西媒体称,“科学问题政治化”成为该国绕不开的一个话题,巴西正在进行一场“疫苗战”,总统博索纳罗和圣保罗州州长多利亚观点对立。多利亚称,没有任何“科学和健康”理由来阻止科兴疫苗成为国家免疫计划的一部分,“除非有政治和意识形态上的原因”。巴西麦克肯兹长老会大学教授普兰多认为,博索纳罗是为了紧跟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步伐,营造意识形态立场。面对疫苗议题,博索纳罗并不是在与医生、科学家或者其他政治领导人对话,而是同社交网络上民众对话,因为社交网络聚集了大量博索纳罗意识形态的支持者。反对科兴疫苗的人效仿美国反华言论,给疫苗贴上政治标签。博索纳罗的盟友、帕尔马雷斯文化基金会主席卡玛戈以及其他右翼势力抛出阴谋论,以“来自中国”为理由试图作出阴谋性的论断。

      巴西利亚圣卢西亚医院急诊负责人劳伦索表示:“作为医生,我们不想知道疫苗的来源,我们要的是有效性。”《环球报》称,不幸的是,如此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存在政治争端,联邦政府应关注保证巴西人获得尽可能多的疫苗,但现在却把所有的牌都放在牛津疫苗上,这样做将会产生有害影响。

      巴西一线医生的心声,与美国微生物学和免疫学专家斯坦利·珀尔曼的观点不谋而合。斯坦利·珀尔曼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不认为这应该是一场竞赛”。他强调说,“人们应更多关注不同疫苗之间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差异,而不是疫苗来自中国或美国”。[记者 赵觉珵 环球时报驻巴西特派记者 李晓骁 丁雨晴 柳玉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