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在线健康首页 >> 健康资讯 >> 曝光台
南京同仁堂小儿灸被曝无批准文号
  南京同仁堂小儿灸被曝无批准文号 微商代理充当医师

  “不打针不吃药,一撕一贴就能治病”,在2017年末的流感季中,一款名为“小儿灸”的微商产品在朋友圈中走红。然而,《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发现,“小儿灸”没有批准文号,既非药品,也非医疗器械。该产品由一些既非执业医师也非执业药师的微商销售,他们自称“育儿师”,引导家长形成“小儿灸既是药品又是保健品”的认知。

  据了解,“小儿灸”为南京同仁堂子公司国医馆的产品,由浙江恩普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恩普”)负责经销。恩普联合发起人郭懿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申请国药准字,就不能在线上销售,而且存在医患纠纷的风险,不申请批号可以规避风险。

  临沂市人民医院儿科主治医师张勤良表示,这种产品只是起辅助作用,并不能代替药物,流感、腹泻还是得看医生,避免耽误病情。

  宣称“可替代药品”

  “小儿灸”包括“腹泻灸”“止咳灸”“感冒灸”等多种产品,以“感冒灸”为例,图片广告上和说明书上称其为儿童感冒外用灸贴,针对6个月以上儿童由感冒引起的鼻塞、流涕、咽喉肿痛不适等症状起保健作用。

  但是在微商的宣传中,小儿灸相当于非口服药,“孩子感冒、咳嗽、发烧、腹泻不用去医院,在家自己轻松搞定。”此外,微商还会分析孩子病情,帮助家长做出诊断并给出治疗建议。比如“宝贝发烧怎么办?感冒灸+清天河水=完美退烧”,突出其治疗功效。在他们朋友圈发布的广告中,会主要突出“去医院意味着输液、滥用抗生素、花冤枉钱”“打针吃药孩子受罪”的主题,宣扬“小儿灸”和“艾灸贴”是可让人们远离抗生素的绿色医疗。

  然而记者采访多名使用者发现,该产品效果并不明显,一名使用者表示,微商告诉她,孩子发烧到37度时贴上“感冒灸”就能起到控制体温的作用,但是她给孩子用过后,发现体温依然升高,用过几次后觉得没有效果就不用了。

  记者在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的“药品类”中查询“小儿灸”后发现,“小儿灸”既不属于药品,也不属于医疗器械。“小儿灸”的生产厂家河南康之美日化有限公司将其归为洗浴、身体护理品,包装上只有产品标准,没有产品批号,并在标准最后说明“小儿灸目前尚无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

  除“小儿灸”外,南京同仁堂国医馆还有另一款产品“艾灸贴”也属类似情况。根据宣传,“南京同仁堂艾灸贴能应对多种顽疾,从头到脚帮你解除病痛折磨,颈椎病、肩周炎、虚寒咳嗽、胃脘疼痛、腰肌劳损、宫寒痛经、老寒腿、滑膜炎……”这款产品由湖北蕲艾堂科技有限公司生产,包装上同样没有生产批号。

  “小儿灸”和艾灸贴的生产厂家分别在河南和湖北,记者致电了两地的食药监局,河南省食药监局表示,这类跨界产品的界定很笼统,说成药品或医疗器械都行,在政策上也很模糊。而湖北省食药监局医疗器械处的答复是,原则上应该将艾灸贴纳入医疗器械类管理,但是如果厂家把它当成工业品卖,不申请医疗器械批号,器械处也无法监管。

  2017年4月,武汉市食药监局发布严重违法广告监测,其中“艾灸贴”的生产厂家湖北蕲艾堂科技有限公司赫然在列,共有49次严重违法记录,违法表现均为使用医疗用语进行推销,宣称产品具有疾病治疗功能。

  郭懿民称,灸贴属于“保健百货”,在线上销售不需要产品批号。如果申请“械”字号和国药准字,就不能在线上销售,而且存在医患纠纷的风险。“所以我们就选择了可以个人对个人流通的执行标准,这样就可以规避医药管理局的有关规定,避免出现和工商以及医药相关的问题。”

  中国健康产业促进会副理事长、广东省现代健康产业研究院院长张咏表示,灸贴的理论依据只是古方或民间验方,缺少医学上的临床试验。他在多次参观过艾叶种植基地后发现,艾叶里有农药残留,因此不排除灸贴里的草药会有毒副作用的可能,如果不做毒理和副作用方面的验证,可能会对幼儿及成人的健康造成影响。

  依靠代理层层销售

  “小儿灸”和“艾灸贴”主要通过微商形式传播,记者和微商交谈发现,购买者级别不同,产品价格有很大差异。艾灸贴的线上零售价是128元/盒,专柜价是198元/盒,但是联合创始人级别的提货价却低至48元,最低价和最高价的差价为150元,差距为4倍多。小儿灸一盒6贴,零售价格是150元,创始人级别的提货价是55元,最低价和最高价的差价为95元,差距将近3倍。

  据微商介绍,南京同仁堂“艾灸贴”于2016年11月左右开始销售,“小儿灸”于2017年11月开始销售。目前两个产品达到创始人级别的有600人左右。根据恩普的公开资料显示,艾灸贴上线半年后,代理人数过万,用户数量超过百万。

  虽然级别越高,拿货越便宜,拿到下级的分红也越多,但是恩普对于代理的业绩也有严格的考核。以小儿灸为例,如果创始人及总裁连续两个月未达到考核业绩,会受到降级的惩罚。此外,为了严格控价,小儿灸的创始人级别以及艾灸贴的联合创始人级别代理需要缴纳2000元保证金,如果低于公司规定价格销售,就会被取消代理资格。

  同时,微商也会劝说使用者加入代理队伍,声称“一边贴一边卖,既能带来健康,又能月入过万”。张咏表示,微商基本上都是多层次销售,消费者和顾客分不开,和传销很像。

  一名代理告诉记者,自己一个月能卖120盒左右的小儿灸,两箱(共80盒)的艾灸贴,月收入约为两万元,有的代理一天就能卖出1万元的营业额。

  至于销售渠道,恩普也会有内部培训。负责培训的讲师会告诉代理,“小儿灸”的主要渠道是母婴店、水孕馆、幼儿园、早教中心、旅游公司、服装店等场所。2017年12月22日,恩普的“爱熙团队”还在幼儿园内摆摊设点,“为家长普及绿色医疗的概念和推拿手法”。

  对此,张咏分析称,如果宣称灸贴或推拿有治疗作用,或许存在耽误儿童治疗的风险。此外,从业人员如果没有医学知识,经过短期培训就上岗操作,会产生更大的风险。

  将“小儿灸”作为掘金利器

  南京同仁堂在小儿灸的公开宣传资料中称,以大健康行业为背景的“小儿灸”,是紧跟市场潮流,发掘财富的利器。

  2015年5月,南京同仁堂召开了战略发展研讨会,公司副总经理兼营销公司总经理罗时璋提出,要打造南京同仁堂“传统中药,特色中药,大健康产品”三大系列产品群,实现五年30个亿,十年100个亿的营销战略目标。

  从2016年11月起,南京同仁堂便与和恩普达成合作,由恩普负责大健康产品的微商代理和经销。2018年1月底,国医馆总经理余仙灵在首届私董会上表示,后期还将进一步扩大通过电商销售的品类,锁定儿童和女性客户,预计2023年销售额将达到50亿元。

  对此,郭懿民告诉记者:“这只是南京同仁堂医药有限公司自己的目标,我们的目标比这个还大,我们现在打算以儿童灸为切入点,开展小儿推拿百城千店项目,整个大健康的规划远不止50亿。”

  2017年4月,南京同仁堂国医馆和浙江恩普联合成立了全国运营中心,8个月后,浙江恩普总部搬到国医馆内办公,负责大健康类产品的经销和财务结算。郭懿民表示,恩普和南京同仁堂现在完完全全是一家人。

  南京同仁堂与微商的密切关系引发了业内人士的质疑。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南京同仁堂的品牌输出较为混乱,保健品厂商只要给钱或分成,就能用南京同仁堂的品牌,但是公司内部根本没有监管体系,甚至南京同仁堂还会和对方签一份协议,如果出了问题由品牌购买者自己负责,免去自己作为授权方的责任。

  事实上,微商模式在大健康产业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根据《2016-2020年中国微商行业全景调研与发展战略研究报告》,美妆产品、农特产品、母婴孕产品以及大健康产品占据着微商主要市场份额,其中大健康产品的市场占有份额正逐步提升。记者梳理发现,2015年大健康产品在微商产品中占9.4%, 2016年药企纷纷与微商合作,广东省营养健康产业协会的1100余家会员企业中,已有90%涉水电商和微商。
(作者:  编辑:康康  来源:中国经营报)
宫颈炎症 | 乳腺疾病 | 不孕不育 | 眼科疾病


四川医疗成都医院动态

春季健康必备守则
整形  前列腺炎 阴道炎 宫颈糜烂 包皮过长 明星整形
双眼皮 近视手术 近视治疗 人流 无痛人流 不孕治疗
不孕原因 流鼻血 颈椎增生 龋病 乳腺增生 腹泻便秘
痔疮 乙肝治疗 肾衰竭 糖尿病治疗 打呼噜
·不孕不育健康网
·近视的人究竟会不会得老花眼
·牙齿对脸型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妇科常见病之卵巢巧克力囊肿
·乳腺炎的治疗方法
·得了这些病,不能做痔疮手术
本网提供的内容仅供参考,一切诊断/治疗/方法请遵从就诊医生或相关专家的指导。  医疗广告电话:13086606618


延伸阅读 >>更多
·药监局:印度进口抗生素存治疗风险被暂停销售
·保健食品暗藏致命禁药 成本不足5元卖125元
·网红"保健酒"实际早上了"黑名单"厂家已被注销
·"保健食品"含致命禁药消费者举报牵出12亿大案
·劣质咖啡粉变身网红"减肥药" 10吨已流向市场
·成都市民医美花了九万元没效果 医院这样回应
·即食燕窝含量遭质疑 燕窝行业亟待标准化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4批次不合格食品
·国家食药部门提醒:这些保健品涉嫌欺诈
·井陉县卫计系统组织无偿献血应急队伍进行培训
·国家质检总局:“网红”进口食品上黑榜
·一制售有毒有害保健食品案告破案值高达12亿元

图片推荐

十人九痔 逃离良方

近视手术 还我清新视界

结石新闻 预防保健与治疗

男性保健与男科治疗

肝病的那些事

不孕不育教授齐聚蓉城征病例